返回顶部

吾父曹正鸿,与徐海东大将

发表时间:2019-03-13 09:30 作者: 曹建新 来源:南京大学  责任编辑:邱双陆 点击数:
保护视力色:
字体:[    ]


  中国革命领袖毛泽东,对徐海东一直赞誉有加,称他是:“对中国革命有大功之人”。解放后,煌煌十位开国大将,徐海东名列第二,仅在粟裕其后。1969年4月,”中共九大”在京隆重召开。会议开始前,毛主席专门问道:“海东同志到了没有?让他坐到主席台上来。”



  坐者为徐海东当年警卫

  坐者为徐海东当年警卫排长曹正鸿(吾父)


  吾父曹正鸿,安徽金寨县人,1930年参加红军。在战争年代,曾担任徐海东警卫排长三年(1941~1943)。当时,徐海东身患严重肺病,由中央安排,让其撤下战场,隐居山中养病,地点:安徽定远县藕塘镇。离镇子数十里外,有一山坳,名为“窝子里”,修筑七座暗堡,盖了八间茅屋,昼夜守卫,严加防范。
  这是一个警卫连,含有三个警卫排和一个担架班。由于责任重大,连、排干部,均由老红军担任。父亲生前告之:连长因受枪伤,仅有一只眼,“独眼”连长也。全连有两门日式掷弹筒,三挺转盘机枪,每盘五十发子弹。干部则是一长一短,两支枪,弹药充足。此外,还有一部电台,四匹骡子。就当时而言,可谓武器精良,实为一个加强连。
  为了解决食物匮缺问题,警卫部队种了两亩西红柿和五十亩水稻,插秧和收割季节,当地老乡都来帮忙。平时,除了警卫工作,他们经常进行刺杀、劈刀和跳跃障碍的军事训练,还和罗炳辉的学兵连,搞了一次练兵比武,获得全胜。
  1943年,由于工作需要,父亲被调往前线。临行前,徐海东舍不得他走,以八块银元相赠,作为对他警卫工作的奖励。没料到,徐大将这八块银元,后来竟给他惹了祸。1949年,大军南下,乍到南京,父亲所在部队,驻扎南京东郊孝陵卫,营房附近有一早点店,父亲常去买油条、豆浆。早点店的王姓店主和他搞熟了,有次向他借钱,父亲就把一直保藏在身的那些银元,悉数借给了他。还钱时,店主多给了些,他也就收下了。这件事,后被部队上级得知,觉得有碍纪律,给了他一个“放高利贷”的处分,呵呵!

  为徐海东担任警卫排长三年,还引出一段后话。离开徐海东后,父亲调至华东野战军七纵。纵队司令员成钧、纵队政委赵启民,考虑到他曾担任过徐海东警卫排长,对警卫工作,有驾轻就熟之利,遂任命他为七纵警卫营长。


  徐海东与夫人周东屏


  徐海东与夫人周东屏


  八十年代初的一个夏天,我去北京出差,藉此前往徐大将家拜望(当时家址:北京西四的大院胡同三道栅栏22号。其时,徐海东业已病故)。徐大将夫人周东屏见到我,热情非常,一边赶紧搬来西瓜,亲手切瓜招待,一边对跟随数十年的警卫老郝喊道:“老郝呀,你看,你看,曹排长的儿子来看我了!”当时,她还亲自书信一封,托我带给父亲。扼腕至憾的是,这封信,后来不知藏在家中哪里,搬家后就找不到了。但我清楚记得,这封信笺的抬头,印有”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”的红色字样。后来得知,同是老红军的徐夫人,离休前,曾是解放军总参谋部管理局领导之一。
  1993年,吾父与世诀别,驾鹤西行,莫不是又被大将招去,继续职守御林?今天,2017年8月1日,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整整九十周年!值此重大节日,陈毅元帅,名诗两句,油然萦绕耳际:
  此去泉台招旧部,
  旌旗十万斩阎罗!